快捷搜索:  

她是女性解放运动的领路人,但不仅仅如此……

历史永远是(shi)最好(hao)的(de)教科书。它(ta)能警醒我(wo)们(men),激励我(wo)们(men),永远保持爱国、奋斗、开拓的(de)鲜亮底色。穿越时空回望,在中国革命、建(jian)设(she)、改革的(de)进程中,无数爱国志士,无论男女老少,都以己之力斗争着,在风雨中期望着一个光亮的(de)中国。
这其中,有一位女子,她(ta)不但证明了女艺术家也可以很伟大,更充分彰显了女性在政治生活中的(de)力量,在求学、就职路上的(de)思想性和独立性。
她(ta)就是(shi)20世纪前期中国女界领袖何香凝,其人(ren)生经历了清末、民国、新中国一系列社会变革。她(ta)的(de)政治生涯与人(ren)生际遇堪称中国近现代史的(de)缩影,当之无愧地被誉为伟大的(de)爱国主义者、民主革命家和著名画家。
今天,我(wo)们(men)就共同来了解一下这位伟大的(de)女性。
//何香凝,出生于香港,原籍广东省南海县棉村,自号棉村居士,又号双清楼主,是(shi)中国近现代集社会活动家与艺术家于一身的(de)伟大女性。
1903 年,何香凝和丈夫廖仲恺东渡日本求学。1905年,何香凝加入中国同盟会,追随孙中山先生投身辛亥革命、讨伐军阀等斗争,后又致力于中国民主革命。1949 年后,何香凝历任中央人(ren)民政府委员会委员、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、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名誉主席、中国人(ren)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、全国人(ren)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等职。
何香凝是(shi)中国美术家协会(前身为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)自成立迄今唯一一位女性主席。很多人(ren)用“女性艺术家”来界定何香凝,看起来是(shi)自然而然的(de)。但是(shi),“女性艺术家”并不是(shi)何香凝先生的(de)艺术标签,她(ta)从事艺术创作的(de)核心身份是(shi)革命家。民主革命家的(de)理想抱负、初心使命、奉献牺牲精神决定了她(ta)的(de)人(ren)生格局和境界追求。她(ta)把社会主体的(de)“匹夫之贵”融于灵魂,以女性之身而又超越性别角度,在做人(ren)、做事、艺术创作中体现出独特的(de)精神风骨、文化修养和艺术风格。这些成就了何香凝先生20世纪中国公(gong)认的(de)“伟大女性”的(de)声誉。
她(ta)身为女性,出生于封建(jian)时代的(de)富裕家庭,却不信“女子无才便是(shi)德”那一套,自小酷爱读书识字,知书达礼,追求独立人(ren)格。在走上民主革命道路后,她(ta)“夫人(ren)学婢子”“亦乐之不疲”,为了革命的(de)需要学习艺术,不仅把艺术创作变成自已的(de)兴趣爱好(hao),还将其发展成革命的(de)武器和谋生的(de)手段。艺术自然而然地成为她(ta)在艰难困苦中抵御国仇家恨的(de)武器和“诗意地栖居”的(de)精神家园。她(ta)关心、体恤中国妇女“牛马不如”的(de)状况,总是(shi)尽力为改善她(ta)们(men)的(de)处境奔走,鼓励妇女“迈出大门”,承担社会责任,创造社会价值。她(ta)以“先知先觉”的(de)新女性角色成为中国近代妇女解放运动的(de)先驱和领袖。1909年,廖仲恺、何香凝携女儿廖梦醒、儿子廖承志赴东京留学
她(ta)身为人(ren)妻,19岁与廖仲恺结下“天足缘”,并得到丈夫的(de)爱护与尊重,不仅在诗文、绘画的(de)学习上得到他(ta)的(de)指导,还对(dui)社会政治状况有所了解。原来大门不出的(de)何家“九小姐”在成为廖家“少奶奶”后有了较为清晰的(de)国家民族意识。她(ta)为丈夫的(de)远大理想抱负、有所作为的(de)内在品质而倾心,婚姻甜蜜温馨。她(ta)甚至冲破传统桎梏,拿出私蓄、变卖嫁妆珠玉,助丈夫东渡日本留学,探索救国真理。他(ta)们(men)“故国经年别,求学走他(ta)邦”,结识孙中山,追随孙中山,并由孙中山介绍加入同盟会,成为孙中山和革命党人(ren)信任和倚重的(de)同志。她(ta)分担丈夫的(de)责任和烦恼,是(shi)丈夫心目中的(de)“女中豪”,与丈夫并肩携手,成了著名的(de)革命伴侣。在正值盛年的(de)丈夫牺牲后,她(ta)毅然决然地接过他(ta)的(de)“未竞伟业(ye)”,几十年克服千难万险继续革命事业(ye)。1916年,帝制取消一笑会(前排右四孙中山、前排右三何香凝)
她(ta)身为人(ren)母,关爱儿女,言传身教,百般呵护,把他(ta)们(men)培养成了“热忱的(de)革命者”。在国难当头时,她(ta)慨然把儿子送上抗敌战场,“训子杀敌”,筹款助他(ta)“冒险离家”,是(shi)一位坚强的(de)“革命母亲”……
总之,何香凝正是(shi)给这个世界呈现了“五分的(de)美丽、六分的(de)温柔、七分的(de)爱和八分的(de)坚强”的(de)女人(ren)。
何香凝信念坚定的(de)精神风骨和不断奋斗奉献的(de)革命家气质,来自她(ta)对(dui)民族、国家、人(ren)民命运的(de)关切。新中国成立后,即使已过古稀之年,她(ta)仍以旺盛的(de)生命力投身社会主义建(jian)设(she),进行艺术创作,勤奋工作。她(ta)不断吟诗作画,以寄托对(dui)海外华侨、华人(ren)的(de)思念,还利用各种机会撰写文章,发表谈话,为祖国的(de)统一贡献力量。何香凝、齐白石等《和平颂》
何香凝身上总是(shi)有种长青的(de)力量,清晰而深刻,执着地存在于她(ta)的(de)艺术作品中,有独特的(de)文化符号和精神价值。这种有穿透力的(de)思想和家国情怀,具有穿透时代隔膜的(de)能量,如今看来依然鲜活。
总之,何香凝是(shi)一位“大写的(de)人(ren)”,她(ta)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。用通俗的(de)话说,长得漂亮是(shi)幸运,活得漂亮是(shi)本事。
何香凝六十多年的(de)绘画生涯,从素材及画风来看,其创作虽可大致分为前、后期,但其“美术作品充满斗争激情,洋溢着浩然之气”,则前后始终如一。
她(ta)的(de)大半创作是(shi)为了筹款,特别是(shi)在她(ta)创作高峰期的(de)20世纪20年代末、30年代末、40年代末的(de)画作,主要用于募捐,如大革命失败后作画募捐,1929年赴东南亚卖画筹款建(jian)设(she)仲恺农工学校,九一八事变后组织举办“救济国难书画展览会”为东北抗日捐款。此后几年,她(ta)多次在上海、南京开展义卖画展活动,往往是(shi)华侨捐一笔款,她(ta)就送一幅画。就这样,她(ta)用手中的(de)画笔为祖国、为人(ren)民、为抗敌将士讴歌,也为抗日救亡募款。
在抗战的(de)年代里,何香凝专画傲雪经霜、冷而弥坚的(de)梅、松、菊,以及在日寇入侵面前奋勇抗战之爱国者。面对(dui)国仇家恨,她(ta)的(de)画风变得冷酷硬朗,希望祖国像这些耐寒植物一样,能抗风雪、斗严寒,度过严冬,迎来春天,没有了女性画家追求的(de)柔美秀逸。
总之,何香凝有“革命者为革命牺牲”的(de)坚定信念,她(ta)有着刚直、率性、正气、真诚、坦荡的(de)风骨。山水 · 何香凝
纸本设(she)色
34cm×76cm
1929年
何香凝美术馆藏为谁来补破河山 · 何香凝
纸本水墨
165cm×82cm
1934年
何香凝美术馆藏
面对(dui)中国妇女“牛马不如”的(de)处境,她(ta)痛心疾首又充满同情,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。何香凝把对(dui)中国妇女处境的(de)了解、理解和同情之心,把对(dui)民主革命前途的(de)忧虑,转化为帮助妇女解放、推进反帝反封建(jian)革命进程的(de)实实在在的(de)行动。
她(ta)在1903年发表的(de)处女作《敬告我(wo)同胞姊妹》一文中就提出妇女是(shi)推动社会进步的(de)主体力量的(de)观点,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认为女子应与男子一起担负责任,妇女解放意味着社会的(de)真正文明与健全。她(ta)对(dui)女同胞“犹墨守无才是(shi)德之谬说”甚是(shi)不满,强调女人(ren)也是(shi)人(ren)。她(ta)质问说:“然与男子同视(shi)听、同官骸之女子独非人(ren)类乎?然则天下兴亡,吾二万万同胞安能漠视(shi)哉?覆巢之下,薪火之上,宁有幸欤?……吁我(wo)同胞,其勿仍以玩物自待,急宜破女子数千年之黑暗地狱,共谋社会之幸福,以光复我(wo)古国声名。”她(ta)反复强调“国民革命是(shi)妇女的(de)唯一生路”这个基本观点。全面抗战爆发后,她(ta)第一时间(shijian)组建(jian)中国妇女抗敌后援会,动员妇女“和男子们(men)共同负起平等的(de)责任”,以求国家独立平等、人(ren)民恢复自由。何香凝《国民革命是(shi)妇女唯一的(de)生路》,《人(ren)民周刊》1926年第3期《上海妇女抗敌后援会的(de)紧张工作:主持会务之何香凝女士》,《抗敌画报》1937年第5期
总之,何香凝是(shi)领导劳动妇女成长成才贡献于社会和民族解放事业(ye)的(de)组织者和指导者,又是(shi)紧密结合时代投身近现代妇女解放运动的(de)实干家。
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尼采说过,无需时刻保持敏感,迟钝有时即为美德。有时,“无动于衷”成了何香凝抵抗命运打击的(de)最好(hao)武器。她(ta)忧思民族前途和人(ren)民命运,凝视(shi)自己的(de)内心,保持对(dui)现实险恶的(de)达观。因为除了信念坚定,相信“力可回天尚有人(ren)”,她(ta)还幸运地拥有艺术。她(ta)沉浸于艺术世界,这既抒发了她(ta)的(de)爱恨情愁,又消解了她(ta)的(de)痛苦与磨难,还实现了她(ta)的(de)特立独行。
她(ta)“以画画读书度日”,“以读书画画为乐”,“宁以画笔栖迟,维持清苦的(de)生活,不愿同流合污,作国家民族的(de)罪人(ren)”,“以写画自遣”。“绘画是(shi)有情绪的(de)线条和色彩”,这“情绪”二字于何香凝的(de)创作最为重要。她(ta)的(de)画在于叙述人(ren)性、表达情感,具有人(ren)性之美和真挚情感。何香凝大半生奔走革命,颠沛流离、艰难顿挫,痛失丈夫、儿女经年别离,但她(ta)说过:“清静安闲的(de)岁月我(wo)能过,艰难困苦的(de)日子,我(wo)也是(shi)不怕的(de)。”从她(ta)的(de)作品中也可以看出,她(ta)品尝到了最高境界的(de)精神的(de)快乐,狮虎的(de)雄强刚健、梅枝的(de)挺拔昂扬、山水的(de)壮阔深幽、雪景的(de)静穆萧杀、花鸟的(de)悠然清雅……都有她(ta)独特的(de)人(ren)格境界和情怀修养。何香凝笔下动物毛发的(de)细腻、山峰的(de)棱角……特别是(shi)梅花新枝,线条无论长短,无论向上还是(shi)斜出,都一气呵成,没有停顿,体现出线条之美和力,画面整体达到了清、雅、壮、阔、静、幽、远……虎 · 何香凝
绢本设(she)色
63cm×79cm
1910年
何香凝美术馆藏狮 · 何香凝
绢本设(she)色
63cm×49cm
1914年
何香凝美术馆藏石头城下卖梅花 · 何香凝
纸本设(she)色
103cm×40cm
1934年
何香凝美术馆藏
何香凝的(de)绘画不仅继承了传统的(de)精髓,也涉及更为复杂的(de)社会与艺术命题,其重要性远迈前贤,成为中国女性艺术史上的(de)一个典范。可以这样说,何香凝的(de)绘画与中国革命相互交融。在时代变迁中,中国画是(shi)何香凝擅用的(de)一种武器,一种介入社会活动的(de)工具,更是(shi)她(ta)用于表达救亡图存思想的(de)重要载体,也是(shi)艺术家以文人(ren)意象对(dui)公(gong)共事件的(de)敏锐且超然的(de)反应。
值得注意的(de)是(shi),1931年后,何香凝寓居上海,筹办过多次大型的(de)义卖救国书画展览,开创了由女性组织、筹办画展的(de)壮举。这也是(shi)何香凝一直倡导的(de)妇女解放与自求独立的(de)行动体现。她(ta)以组织、宣传、义卖等一系列方式,多次成功筹办画展,成为民国时期女性艺术家在社交活动中的(de)一个重要代表。何香凝成熟、独立的(de)女性形象,深受同时代女性的(de)尊崇,启发了青年女性自发组建(jian)属于自己的(de)艺术社团——中国女子书画会。
中国女子书画会成立于1934年,是(shi)中国女性艺术史上组建(jian)最早、阵容最强、规模最大、持续时间(shijian)最长的(de)一个女性画会,是(shi)中国美术社团发展史上的(de)一个里程碑。在新文化运动的(de)影响下,画会由冯文凤、顾青瑶、陈小翠、顾飞等倡议发起。借助社团集体的(de)力量,女性争取了艺术上的(de)独立地位,显示了20世纪女性艺术的(de)独特价值。画会的(de)成立标志着中国女画家主体意识的(de)觉醒。画会整体的(de)艺术水平和较严密的(de)组织性,是(shi)其他(ta)地域及社团所难以比拟的(de)。画会成员由上海遍及江浙,乃至全国,抗战前各地会员近200人(ren)。1934年至1947年,中国女子书画会共举办了13次画展,对(dui)艺术的(de)发展和美育的(de)普及起到了推动作用。
借助艺术社团的(de)力量,女艺术家筹办群体联展、个人(ren)画展,创造了前所未有的(de)女子美术的(de)新风尚,由此也造就了一批杰出的(de)女画家,如冯文凤、顾飞、李秋君、陈小翠、周鍊霞、吴青霞、陆小曼、郁风、杨荫芳、关紫兰、方君璧等,《何香凝与中国女子书画会:20世纪前半期中国女性艺术运动图景》一书中记述了他(ta)们(men)在20世纪前半期的(de)艺术探索与成就。她(ta)们(men)吸收外来文化,于作品中释放出女性追求自由独立的(de)人(ren)文精神,表现了女性特有的(de)感性认识。
参考资料:蔡瑞燕《伟大女性何香凝》
《何香凝与中国女子书画会:20世纪前半期中国女性艺术运动图景》
蔡显良 主编 房桦 编
出版时间(shijian):2022年6月
定价:180元
出版社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原标题:《她(ta)是(shi)女性解放运动的(de)领路人(ren),但不仅仅如此……》
阅读原文
湃客,历史故事,女性力量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767人留言! 共有:767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